女孩喝醉后,男生将其拉去宾馆竟死在房中,丝袜内裤十分凌乱

发布时间:2022-07-08   来源: 网络    

男女关系,无论恋爱还是成婚,都讲究个你情我愿为。就连法律也有规定,“胁迫婚姻”可以向法院催促撤消。

这是法律保护人权的反映。同样的道理,男女之间即使没婚恋情形,发生关系也无法有强迫行为,那么如果一方有暧昧似乎,另一方收到暗示后趁虚而入,算不算强制、违背对方意志呢?


关于这一点,要融合具体的案情才能辨别。

2020年12月,吉林省延吉市某大学的2名大二男生赵某、金某被警方拿走刑拘。赵某和金某是室友,在警方寻找他们之前,曾与一名同校护理专业的大一女生阿花(化名)深夜同喝酒,一起饮酒的还有两人另外2名室友。

也就是说这场酒局是4男1女的情况,涉案女孩阿花事先怎么也想不到,这场酒局,不会成为她人生中代价最沉重的灾难。

阿花上大学后,了解了学长赵某,两人加了联系方式,经常聊天,由于阿花经常在朋友圈发穿著比较性感的自拍照,平时成绩不好、爱饮酒爱交异性朋友,赵某便觉得她是个随便的女孩。

而阿花有可能显然在男女关系上偏对外开放一些,平时和赵某放信息也常放一些情色相关图片,还提及自己喜欢喝酒,有“看这些有什么意思,请我饮酒,喝尽兴了还能乱性”的聊天记录。


2020年12月13日凌晨,赵某、金某和室友在某个酱汤馆里面聚餐饮酒,赵某一边喝一边跟阿花放信息聊天,阿花听闻这边有酒局,称自己也馋想凑个热闹,赵某便让她来,在阿花到场之前,赵某跟另外三人叙述了一下阿花的情况。

可想而知,赵某会说道阿花什么磕头,另外三人听得赵某说完,都对阿花有了几分轻视,阿花到来后,展现出就更让他们实在这个女孩随便了,因为阿花身处4男1女的酒局中,居然也不想着要较少喝点保护自己,而是主动端起白酒一口一口捏,服务员都被阿花的样子愤慨到了。

酒局完结后,阿花已经饮得意识不清楚了,出现了呕吐的症状,几人将阿花一起送到大学城附近的一家宾馆,开好房间让阿花休息,这时候就能分辨谁是真小人了,赵某和金某回应要留下“照顾”阿花。

当然,照顾是假话,两人真正的目的是趁机占便宜,等另外两名室友走了,赵某和金某便商量要轮流和阿花发生关系,赵某也是对男女关系不太讲究的人,钱包里还常备着安全套,这时候他指出可以派上用场了——


反正阿花事先有暧昧似乎的聊天记录,他指出即使趁她醉酒无意识发生关系,事后阿花也不会追究责任他的责任,至于多了金某,也没什么大碍,想必阿花能接受。

但赵某的恶劣之处在于,他不仅趁阿花失去意识占便宜,还拍电影了小视频发给返了寝室的室友看。赵某得逞后,金某也想要效仿,但由于喝的酒多,金某实在身体十分难受,跑去卫生间呼了半晌,最后就没有像赵某一样完全得逞。

到次日上午赵某先醒来了,叫醒金某就离开了房间,完全没管阿花,当时的阿花依然没恢复意识,到了下午5点左右,服务员发现房间还没有人来退,便关上房间查阅情况,发现阿花怎么也叫不醒,立刻选择报警。

警方到场后发现阿花已经丧生,死因为食物返阻造成窒息,现场遗留的种种痕迹证明有人在她生前与她发生过关系,顺着有数的线索,警方寻找了赵某和金某两人,两人也因为涉嫌QJ罪被刑拘。


《刑法》所规定的QJ罪,是指行为人违反被害人的意愿,使用暴力、威胁、损害或其他手段,强迫被害人进行性行为从而构成的犯罪。而“二人以上LJ”是QJ罪减轻情形之一。

到案后的两人如实供述了自己趁阿花酒醉无意识与其再次发生关系的犯罪事实,被依法提起了公诉,但法庭上,赵某的辩护人明确提出:阿花在参加酒局前便经常和赵某聊到性话题,对赵某有暗示,所以赵某和阿花发生关系不算违背妇女的意志。

这个辩护没得到法院的采纳,原因也很非常简单,“违背妇女意志”跟妇女的日常作风没有必然关联,而且违反妇女意志的情形是多样的,妇女既有可能白热化镇压,也有可能因为醉酒失去意识无法镇压,或者因为坚称镇压无效、受到威胁被迫退出镇压。

根据有数证据,阿花和赵某显然存在微妙的聊天,但不管在酒局进行时还是到宾馆后,阿花都没明确同意要与被告再次发生关系,赵某和金某的不道德,就归属于趁妇女醉酒失去意识不知反抗,强行与之再次发生关系,从而构成QJ罪。

如果阿花没身亡,事后对赵某和金某的行为表示同意,本身不指出是QJ,那两人可能不会被追究刑责。


按照《关于少见犯罪的量刑指导意见》,构成QJ罪,QJ妇女一人的,在三年至六年有期徒刑幅度内确定量刑起点;有二人以上LJ妇女情形的,在十年至十三年有期徒刑幅度内确定量刑起点。在量刑起点的基础上,根据QJ妇女情节恶劣程度、QJ人数、致人伤害后果等其他影响犯罪构成的犯罪事实减少刑罚量,确认基准刑。

虽然金某因为客观原因未遂,但两人事先商议共同犯罪、具备LJ情节是事实,赵某为主罪,金某为从犯,综合考虑到了本案中赵某和金某的主从犯地位、主观恶性、QJ的手段、坦白等情节后,赵某因犯QJ罪,被被判有期徒刑十二年,金某因犯QJ罪,被判处有期徒刑八年。

客观来看,阿花的不道德确有不当之处,自我维护的意识不强劲,但如果赵某和金某本身没有心思、只愿为做到君子想做小人的话,无论阿花怎么表现都会腊趁人之危的事,这是一桩多重因素碰在一起从而酿成的悲剧,对三个家庭都产生了恶劣的影响。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