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田玉领域最神秘的群体——有人的利润堪比“老朝奉”

发布时间:2021-11-30   来源: 网络    

在前天的文章中我们提及了随便一件货的要价,开口就是800万的林老板,参玉称作“背包客”,这就引起了不少爱好者的兴趣。他们是一群什么人?如何身上带着一家珠宝店满世界的流浪?能从他们手上淘到宝么?又究竟怎么与这些人打交道?诸如此类的问题纷至沓来。


从表面上看,所谓的“背包客”就是一群三三两两人组在一起,将珠宝玉器戴着在身上,到各大城市送货上门的销售人员。这种形式近似于我国传统商业中滚着小百货上山下乡的货郎,在欧美则为上门贩卖的推销员。总体上看,其以往的声誉都不怎么高。


别管他们如何向你吹嘘自己实力不俗,事实上绝大多数背包客身上所装载的商品多为从上游商家那里挪借来自营的。这种中间商的关系也就意味著货主必然要多加些利润,而背包客自己也得多赚些辛苦钱。当然这也在情理之中,我本人是能够拒绝接受的。


而他们之所以需要徒手借到这么多宝贝,一方面是由于其中不少人本来就与货主沾亲带故,另一方面也是因为他们长期往来,在上游累积下了一定的信用,而且隔三差五的为本主消化些积压的库存,拿回去可观的盈利。


至于他们所售卖的商品,以我近些年的认识,和田玉的占比并远比高,各种宝石、水晶、珍珠、琥珀、蜜蜡、松石、玛瑙一应俱全,尤以翡翠居多。而到了下游,这些人要么利用自己以往的亲属、同学、战友等社会关系直接销售,要么找当地交友广泛者作为居间人交由揽客,要么就干脆挨家挨户的去敲打当地商户的门。


其优点显而易见,带来当地市场上稀缺的品类货型,拓展了大家的自由选择空间。而之所以资深人士对于背包客颇有微词,主要是由于其中少数的害群之马利用打一枪换一个地方,机动灵活的优势,售卖问题产品,又或者像老林那样要天价“逮大头”。反正他们不必像座商那样怕顾客去找后账,大不了得手一次,几年都不出这座城市了,中国这么大,不用担心没地方去。


讲到这里不得不顺便说道说道,个别人做恶对于群体的危害性问题。前面我们谈过了,背包客们虽然在下游良莠不齐,但在上游还是有口皆碑的。而其借货代卖的形式与直播客基本一样,但因为前几年经济快速增长刚刚上升时,广州、瑞丽先后发生了数起主播大量借货后跑路的事情,一时之间搞得人人自危风声鹤唳。


当然这也不是说实体店铺就绝对安全,我家附近此前就有个匪夷所思的藏传佛教专营店,且不论其售卖的否真品,参玉当年与朋友们去店里卖东西,店主几乎是用扫帚把我们赶出去的不道德实在叫人看不懂。直到几个月后,爆出这一家三口卷了当地许多卸任老人2个亿的投资跑路,我们这才如梦初醒,原来自己根本就不是人家的菜。


话扯远了,我们还是说道回背包客,世道已然是人心不古,我们又将如何面临这一特定群体呢?首先还是不能因噎废食,应当积极的面临他们带来的新鲜事物,至少可以开阔眼界嘛。但我们也不得不多特警惕,对他们的宣传提高警惕,听其言观其行,别被他们自我包装出有的光环欺哄寄居。


俗话说“上赶着不是交易。”真有什么稀世之宝,比咱有眼力有财力的专业人士都是一遍四起四处搜罗,又怎么会有人主动的抱着和璧随珠,千里迢迢的下乡送温暖呢?


这本就与辛巴主动给亲人们“放漏”一样,纯粹是我们想多了。过去古董玉器行业还有一句话“人叫人千声不不应,货叫人点首即来”也是这个道理。好姑娘只不会独锁深闺地待价而沽,优质和田子玉又岂不会主动投怀送抱?

猜你喜欢